跨越太平洋的记忆:家书背后的故事

  对我来说,跨越太平洋的记忆是40多年前,从纽约寄出的第一封信。  我永远记得,那封信没有信封,一张纸被折成了三折,写有地址的那折上,有8只飞燕的图案,那些燕子正飞向红、白、蓝3种颜色的小写“usa”。燕子图案的左边第一行写着香港转,第二行写着我外公曾经工作的地址,“usa”的下面写着英文。信的内容写在这张纸的反面及除了写地址和盖邮戳外的所有部位,可以写字的地方几乎全写满了字。那时候,我刚上学,没学过英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信,内心充满了好奇。这封跨越太平洋寄来我们家的信,不是一般的信,它比“烽火连三月”的“家书”更要“抵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