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文献的瑰宝—中世纪公证人的登记簿|【国际视角看公证】第二期

律政声音

人类历史文献的瑰宝

中世纪公证人的登记簿

中世纪的欧洲,教士们几乎垄断了接受教育的权利。在教会的把持下,文化衰微,民智闭塞,遗留给后世的历史文献寥寥可数。在这种情况下,公证档案成为研究中世纪社会和经济生活的重要资源。法国国家档案馆馆长Agnès Magnien女士曾经写道:“公证档案不仅记载了漫长的历史,其内容也包罗万象,全面描画了契约活动中法国人的生活百态,这为历史学者们研究社会史、社会组织结构和文化艺术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宝贵资源。不仅独一无二,而且用之不竭,因为存档的公证文书原本还将源源不断地增长。”

 一、全世界最古老的公证文书登记簿

意大利热那亚公证人乔瓦尼.斯克里巴(Giovanni Scriba)的登记簿(高28CM,宽23.5CM,热那亚国家档案馆收藏)不仅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公证文书登记簿,也是现存最古老的欧洲纸质文献,被誉为“意大利乃至欧洲档案遗产里无以伦比的瑰宝”

人类历史文献的瑰宝—中世纪公证人的登记簿|【国际视角看公证】第二期

热那亚公证人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

该登记簿所载公证文书的期间约为10年(从1154年12月至1164年8月23日),共有1306份拉丁文写就的文书,几乎全部都是民商事文书。从图片上看,登记簿所载的公证文书最短的5行,最长的19行,中间用横划线隔开。在每份文书的左上角标注了当事人的名字,如有证人时,证人的名字也会标注。

这本价值非凡的登记簿让它的主人乔瓦尼.斯克里巴成为热那亚公证人的标杆–审慎稳重且又在法律演变中紧随时代节奏的专业人士,其证据就是这个时期新出现并日臻完善的合同术语在他的登记簿中频繁出现。

乔瓦尼.斯克里巴完美地诠释了当时热那亚公证人的双重身份:他既是代书私人契约的公证人,同时也是城市自治当局的书记官,担任着替司法官起草判决书的录事职务。乔瓦尼.斯克里巴的名字里“斯克里巴”(Scriba)即是他的头衔,意思是录事。

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被誉为研究中世纪欧洲文明无尽之宝藏和最珍贵的文物之一。它完整地再现了地中海沿岸发达的航海贸易(从埃及的亚历山大到君士坦丁堡,从突尼斯城到瓦伦西亚,从巴塞罗那到马洛卡……)和繁荣的城邦社会生态(从封建贵族到小手工艺者,新兴城市里市民社会的所有元素无一不在其中得以体现)。乔瓦尼.斯克里巴的年代正值德意志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与意大利北部城邦发生激烈冲突,这段历史对意大利乃至欧洲的格局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乔瓦尼.斯克里巴的公证登记簿是唯一能够再现当时城邦社会整体风貌的珍贵文物。

人类历史文献的瑰宝—中世纪公证人的登记簿|【国际视角看公证】第二期

热那亚公证人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

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对法律史和社会史研究有着巨大的贡献,特别是公证史的研究,而且这本登记簿其本身就极为珍贵:它不仅是现存最古老的公证文书登记簿,而且也是西欧最古老的纸质手稿,这表明当时的公证人在接纳新事物方面走在了欧洲人的前列。

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也向世人展示了一个事实:公证人不仅书写法律,他们也在记录历史。

二、法国最古老的公证登记簿

马赛公证人Giraud Amalric的公证文书登记簿(1248年,高32.6CM,宽22.5CM,马赛市档案馆收藏)不仅是法国最古老的公证登记簿,也是法国现存最早的纸质文献。尽管比热那亚公证人乔瓦尼.斯克里巴的登记簿晚了近一个世纪,但其历史价值与前者相比毫不逊色。Giraud Amalric是一名“法官公证人”,他把自己的登记簿称为“文件集”。

12世纪以及13世纪前半叶,公证制度在使用日耳曼习惯法的法国北部和广大内陆地区尚未出现。而南部的地中海沿岸地区则深受成文法传统的影响,11世纪诞生于意大利北部的近代拉丁公证制度在12世纪下半叶传入了法国南部。当时的一些公证人被称为“法官公证人”(judex notarius),这种称谓并非是指公证人同时兼任着法官和公证人的职务,而是特指公证人的“非讼事务法官”身份。因为这些法国南部的公共公证人在12和13世纪就已经从司法审判体系完全脱离出来,独立受理公证文书并赋予其等同于司法判决的公文书效力。

相比晚于他们出现的王室公证人和领主公证人,这些师从意大利的法国南部公共公证人更接近于现代意义上的拉丁公证人。他们制作的公证文书原件都需保存于公证人处,具体有两种保存方式:或者将每份公证文书的原件单独成册保存;或者将公证文书汇总记载于登记簿。发放给当事人的则是署有公证人手绘花押的公证文书副本。

人类历史文献的瑰宝—中世纪公证人的登记簿|【国际视角看公证】第二期

马赛公证人Giraud Amalric的登记簿(1248年)

Giraud Amalric的登记簿不仅历史悠长,后世历史学者对其内容尤其赞不绝口,在不考虑意大利公证人特别是热那亚公证人的前提下,称其“可用于研究中世纪地中海贸易的信息之丰富,乃所有公证人登记簿之冠”。Giraud Amalric是当时唯一专事贸易领域的马赛公证人,由此,他的登记簿将马赛商业贸易的状况展露无遗:贸易方式、商品价格、贸易的商品和航运路线等等,无不详尽。

马赛市收藏的13世纪公证人登记簿共有20余册,除了Giraud Amalric外,还有公证人Pons Marin,公证人Pierre Elzéar,公证人Pierre Aicardi和公证人Pascal de Mairanegis。这些登记簿被分为两类:一种以缩略方式登记公证文书的概要,一种则是全文记载。Giraud Amalric的登记簿属于前者,因为如上图所示,登记簿上记载的许多文书已经被划掉作废,而按照当时的惯常做法,这意味着其文书内容已经完整地被重新记载于其他登记簿。

马赛公证人Giraud Amalric的登记簿在13世纪法国公证史和地中海贸易史研究中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国际公证史研究所的专业刊物《Gnomon》第48期中写道:“通过其执业活动,(地中海城市的)公证人已经活跃于经济活动的中心舞台。他们的事务所总是在商业最繁华街道的底层商铺,尽可能地靠近各行各业的人们。马赛公证人Giraud Amalric就是其中著名的一位,他在1250年前后在商业口岸边的公共广场制作公证文书。Giraud Amalric的事务所就坐落在那里一间简朴的商铺里,他接纳匆忙而至的顾客,为他们起草购货合同,之后这些商人就租船前往阿克里、墨西拿和那不勒斯等各处港口。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一张小小的书桌或折叠桌子上完成的,公证人在上面起草契约,放置登记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